环亚真钱官网_最新环亚真钱官网 - 全球最大的在线老虎机平台

作者:器大才粗 来源 段子屋 浏览 发布时间 16-03-16 05:30:08

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监事长施杰

  “出租汽车行业管理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交通部部长杨传堂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记者会上表示,我国出租汽车改革要避免“一刀切”,将给予地方充分空间与自主权,落实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

  网络约车昨成两会焦点。多位代表委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是网约车用户,“感觉比较方便。”

  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对新京报记者说,“网约车是新生业态。对待新事物应理性客观并积极地应对。”

  有代表建议,对于新兴产业拿不准时暂时先不要出台行业管理规定,政府可鼓励各地先行试点,待经验积累成熟后再行立法。

  “网约车平台应防信息泄露”

  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

  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说,并没有体验过网络约车。但身边同事、朋友用过后反映很方便。“我认为在未来的发展中,随着技术发展和社会需求的融合,会形成一个新的业态。”

  他说,如何看网约车要从两方面分析,首先需要考虑的是这个新兴事物能否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提升交通便利性。其次,这样的新模式会不会导致新的问题,比如网约车的车辆和驾驶员的专业性,能否保证出行的安全和有效性等。

  怀进鹏说,应该积极研究新业态出现后,对社会、个人和交通的影响,特别是避免出现一些非法或者不公正的问题,“所以应该客观理性并积极应对。”

  近两年来,多地出现网络约车平台对用户信息保护不当的事件。怀进鹏表示,在网络约车发展中,企业要注意保护用户信息,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这个问题怎么做,现在是政府管理部门面临的一个新课题。”他说,政府过度管理就涉及干预企业运营,所以还要依托网约车平台自身的监管。在这个基础上,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作为行业监管的“红线”,如果网约车平台违反了法规,就可以依法管理。

  “安全、保险等原则可先出台”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提交《关于大力发展网约车,转变政府监管模式的建议》。他认为,政府应鼓励各地先试点。

  去年10月交通部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蔡继明认为,《办法》仍有改进空间。例如,其中规定网络约车企业、车辆、人员都要事前审批,要求互联网络约车平台企业按照“属地化管理”原则,到2800多个县级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许可,与互联网“一点接入、全网服务”属性相悖。

  蔡继明说,网络约车竞争已经使一些地方出租车份子钱降低。部分出租车公司正在探寻搭建新平台参与竞争。“但《办法》中的部分条款可能会对这些趋势形成负面影响。”

  北京首汽约车去年9月正式运营,今年计划增加到5000辆。首汽约车CEO魏东昨日介绍称,“份子钱”在首汽约车已经不存在,驾驶员的收入采用的是底薪加绩效的工资模式,绩效来自司机的接单分成和一些服务方面的评价奖励,平均是每单价格的20%司机拿走。

  “目前首汽约车也在寻求向外埠发展,但要看其他地方的管理细则。”魏东说。

  蔡继明建议,对于新兴产业拿不准时暂时先不要出台行业管理规定,政府可先出台有关安全、保险等方面的原则。

  因不同城市规模、发展程度、拥堵程度不同,要鼓励各地先行试点,待经验积累成熟后再行立法。“一刀切”的传统监管方式,将会严重遏制这一“互联网+”交通新业态的发展。

  “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司机”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监事长施杰

  对于昨日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在发布会上提到的将按照网约车的特点“量体裁衣”,设计新管理制度等,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监事长施杰表示,交通部的此次表态随之而来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个程序要交给谁来操作和管理?

  “还是应该政府管理平台,平台管理司机。”施杰认为,政府应该只管平台,制定相应规则,规定什么样的车辆、司机可以提供服务;如果出现事故,平台应该负责,当事司机按程序依法处理。

  施杰表示,政府应该出台两套制度标准。一是车辆管理,即通过网络约车提供有偿服务、具有营运性质的车辆,应该纳入到相应的管理范畴,需要经过一定的登记程序,以确保车辆有相应的安全质量的保证。二是司机管理,可制定安全行驶的时间限定,例如连续驾驶3年以上的司机,方可以登记为营运车辆司机。

  此外,他认为,即使出租车的经营权使用费逐步取消,仍需要许可制度。规范网络约车,应注意根据其特点管理,例如有些网约车司机只是兼职开车,与传统出租车有较大区别。因此,对于网络约车,应该只是通过平台登记、审核,而不是许可制度。

  案例1 专车司机

  目前网络约车管理不够规范

  从以前的公司辞职后,季先生选择通过“优步”约车平台注册为司机,现在是专职司机,入行不到3个月。

  季先生以前也经常遇到“打车难”的情况,辞职后还没遇到更合适的工作,“当‘优步’司机一方面可以保障收入,一方面也方便大家出门。”

  满12单奖励60元、满22单奖励120元……季先生一天可以拉十几单,平均一天能拿到“优步”平台60元的奖励,但他不想去挣22单的奖金,“那样容易疲劳驾驶”。

  对于目前专车和出租车在市场上的情况,季先生认为,从乘客角度来说,网络约车确实带来了一定方便。“滴滴”、“优步”等网络约车出现后,乘客至少不用像以前那样经常“打车难”,也不用担心下雨天路边打不到车。但从管理角度来说,目前对网络约车的管理确实还不够规范。

  季先生说,专车可以管,但是应该有合适的方式。之前他曾碰到有执法人员对专车司机暴力执法,司机和执法人员双方都出现过受伤的情况,这让一些司机有顾虑。

  季先生建议,最好还是应该“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司机”,政府规范平台管理制度后,平台再通过一些规定来约束和管理司机。“否则政府针对司机个人管理的话,是管不过来的,不仅消耗人力物力,效果也不明显。”

  案例2 的士司机

  出租车客源减半“份子钱”能少吗?

  对于近两年网络约车的出现,开了10多年出租车的段师傅仍不住“吐槽”一下心里的委屈。段师傅说,“滴滴”、“优步”等网络约车形式的出现,对出租车的冲击太大了,去年起,客源明显减少,现在每天的乘客基本只有以前的一半。

  “以前每天少说也能拉30到40个乘客,现在一天能有20个乘客就不错了。”段师傅说,乘客少了,挣得少了,“份子钱”却没少。他和另一名师傅两个人轮班,每个月“份子钱”还要交6000多元,分下来每人每月3000多元。

  段师傅算了一笔账说,他和搭档每天轮流上24小时的“大班”,每个人每天差不多开12小时左右的车,去掉“份子钱”,他一个月净挣的也就3000多元,跟以前比差多了。

  对于出租车改革和政府管理,段师傅说,看到两会也在提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这些都是政府来决定和管理。他希望“份子钱”能少些,也期待这个行业的管理能更规范些。

  声 音

  目前“互联网+”交通已先后涌现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巴士、代驾等多项服务,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每天为1000万人提供服务。而仅网络约车一项服务,每日订单就超过了700万单。全国3亿多群众已经形成了使用网络约车,有计划出行的消费习惯。

  目前有700万人在各类出行平台找到了兼职或专职工作,其中多为弱势群体和底层劳动者。

  ――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郭超 李婷婷 黄颖 实习生郭锰

http://www.duanziwu.com/

我们都爱笑直播网 Copyright 2012-2014 段子屋Www.DuanZiWu.Com

段子屋为您提供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在线直播,看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最新一期视频请关注搞笑段子屋 |

本站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搜集整理,其目的在于为网友提供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直播相关资讯及我们都爱笑视频,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